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

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

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教育部政府门户网站由教育部办公厅主办,是教育部机关实施信息公开、新闻宣传、在线互动的线上窗口,提供标准版、手机版、客户端等访问形式。

菜单导航
主页 > 中学教育 > 正文

李奕:未来的高考改革呼唤给学生更多的空间

作者: 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 发布时间: 2020年03月13日 13:03:36

  12月10日,第二届"中国未来教育家成长论坛"在深圳市宝安区举行,吸引近千名来自全国的教育专家聚集宝安,以"营造教育家成长的自由生态"为主题进行深入对话。北京市教育委员会委员李奕在《如何营造教育家成长的绿色生态》的绿色主题论坛上发言时表示,未来的高考改革呼唤高中课堂设置给学生更多的空间。
  以下为李奕发言实录:
  尊敬的各位领导、专家,非常高兴有机会到这儿来学习和交流,对于教育家成长行业进行研讨,我们期待教育家能做什么,为什么我们期待教育家的出现,这些可能是我们当前特别需要思考的。
  今天我带给大家的是三点思考。
  区域基础教育的本质是尊重并服务于学生的健康成长,我们都是教育从业者,或者是教育行政部门的人,或者是教育科研的人,或者是一线的老师,有可能你是教育家,有可能不是教育家,刚刚从职的大学生,但是不管我们做什么工作,当前在一个区域内,如果把教育当成一个基本的服务的话,它的本质应该是尊重并服务于学生的健康成长。
  由这个本质期待教育家的涌现,真正期待为我们现在的学生,为我们民族的未来、国家的未来做好基础教育的培养、输送和传承,本质是期待学生的优质教育服务以及优秀思想的生成、传播和传承,它要跨越教育家本身到对象,到我们事业最终扎根的地方,教育家最终体现在对学生的培养和服务上,我们期待教育家涌现,其实是期待教育家的涌现不仅服务于当前,还可以把他的思想传承下来,传播进步。
  在我们教育生态的推进过程中,我们回避不了教育的孵化,教育发展有三个阶段,体制机制的公平、实际发生的公平、实际获得的公平。我们真正期待基础教育的发展,特别是义务教育阶段的发展教育均衡是最终落实在学生身上,实际获得的东西,而不是我们各地在教育生态的建设过程中,实际建设发生的,把地板换了,把教材换了,但是学生的近视眼的发病率,学生的探究欲望和自主思维习惯的形成是不是真固化了,我们没有关注,而仅仅关注实际发生,差异性,只见物不见人,我们感觉教育家的成长也需要把最终的视角放在教育家的教育上,就像前几天专家讲的一样,包括谈的我们近代的教育家,他在当时工作的时候,他每天早晨念书的时候可能并没有想到教育家的成长模式,需要多少进程,他可能满脑子想的是如何服务于当时的学生,如何读懂山区小学校孩子的成长特点,这些是我们现在要关注的,在我们的区域教育中,包括我们进行教育家成长过程的时候,可能也需要把这个目标直接对准学生。所以实际获得和实际发生和机制的建设重要得多。除了在人员的选配包括培养加强上做工作,更重要的是要专注实际获得,这些要从孩子身上,从孩子眼神中去检测和评估,只有这样教育家才能禁收住历史。
  教育家成长和运行的新常态。教育家成长需要新常态,我们特别加了运行两个字,成长过程中应该发挥作用,应该运行,在我们今天当代,可能我们稍微有点着急,我们希望教育家直接发挥作用,这个也是我们这个时代需要回避的,更多的是希望教育家注重实际运行上,这样才能真正起作用。
  所以我们谈教育家基本公共服务是常态化的,是每节、每篇、每个眼神的心领神会。不是说他调到这个学校以后认真研究,而是伴随他一生和职业的成长每天都在努力,这点也是教育家之所以可以积淀成教育家需要去做的。
  教育工作者需要面对学生,=影响因素都多,老师很难再用完整的全面的驾驭所有的知识,他要驾驭方法,要驾驭孩子的特点,孩子在知识的海洋和边界检测的全球化的视野中去寻求发展的路径。我们在这里谈到,教育家首先是优秀的教育从业者,他是不是能够把握住对象的特征,传递有效的、高效的,低代价的传递教育策略,另外能有成效。
  我们谈到当代教育的发展新常态,所带来的新趋势、新特征、新动力、新增长,势必要影响教育的每一个从业者。
  新趋势。从现在发展的趋势来看的话,我们越来越倒逼式的感觉到整个体制调整,历代教育家都很关注学生的特点,认真分析学生想什么,我怎么能够用最适合的方式让他接受。
  个性化的服务与诊断,基于大数据和移动互联的基本公共服务转型,我们今天开这么一个会,其实不再需要给一个麦克风当场提问,我们的微信可以在您报名的时候基本信息我们已经做过分析,所以今天设置的研讨情景、讲的内容都在之前做过分析。我们在教育工作中,这种数据实时发生,每天的作业、每天的试题,只不过我们用新的机会和方式去采纳,这可能给我们教育家和教育从业者带来巨大的压力,我们仅仅靠一本教材、10年的教案根本覆盖不住现在学生发展的新趋势,一本教材的容量太小,学生的阅读和视野早已加强到教材之外,所以加强广义阅读是我们的新趋势。
  新特征,保护比开发更重要。我们现在人类和社会的发展,我使用信息技术,我使用好的在线的测评工具,我可以做得更加强大而高效,但是在我们当前的重要环节,保护比开发更重要,你是不是能读懂和发现对象,保护学生探究质疑的愿望,保护孩子的执着追求等,我们开发的工具、内容越来越多,能够有更加多的绝对量,真正把孩子的批判思维能力和独立思维能力保护住。孩子在学前阶段知道自己想要什么,并且为自己想要的东西不懈努力,他想要个玩具,他想要个吃的,他哭,他不干,他很执着。到小孩、初中慢慢知道爸爸妈妈想要什么,老师想要什么,并且为这个目的努力。到初三了可能他知道自己真正想要什么。前两天网上也在报道,对于我们特别有名的在校大学生对职业倾向、个人专业进行调研,50%以上可能并不了解,并不喜欢自己的专业,当时选择是因为自己的分跟这个对得上。我们的教育从业者和教育家是不是在这方面可以有新的常态。
  新动力。变化比成绩更重要。
  新增长,服务比建设更重要。建设我们老师的水平还是仪器的更新,我们的教育服务是不是跟上,我的食材非常好,但是我做的好不好,最终食客有没有吃下去,有没有转化成营养。所以有质量、低代价、可持续的增长,这也是四中全会开完之后提出的经济增长新常态里面提到的。我们教育中有那些是高代价的,哪些是低代价的,教育家应该致力于用最少的代价获得最高的效益。
  如果把它作为一个思想方法再上升一级的话,对于教育家的培养其实也符合这几个方面,诊断比治疗更重要,不急于给教育家提供多少的学习材料、多少的经费,多少的工作时,而是帮助教育家和所谓的教育从业者,我们去分析它的问题在哪里,是不是能够真正的静下心来去学习,是不是需要在短板上进行提升。保护比开发更重要,其实教育家需要保护,而不是我们靠政府行为主动开发,这一点我们教育界内有两个问题需要讨论,一个是教育家的培养,一个是优秀拔尖人才的培养,我们为了优秀拔尖人才,我们注重于早期的选拔,这样的选拔过程是有风险的,是不是我从6岁开始选拔出来的智商超常儿童就一定是最后的拔尖人才,是不是早期发现他脑子好的孩子经过我的加工就可以成为优秀人才,这值得我们考虑,保护他们成长的规律性和节奏,保护他们的新常态,减少我们人为的干扰,可能是我们真正期待的,有作用有用的,而不是坐而论道。
  教育家的变化比成绩更重要,我们要看他的增长,他的能力,真正的教育家是脊梁骨是可以撑得起来的。教育家的服务,我们需要教育家能够在我的区域内真正的造福一方,惠泽几百、几千所,真正的教育家不是仅仅教好一个班,或者管好一个学校,我们现在看到越来越多的校长和老师,它的辐射面、影响力、受众在广泛的扩散,我们感觉到这是很重要的一个方式。
  最后想跟大家分享新常态,互换新生态。
  我们怎么构建微观的生态?比如说,合理的教研组,而不是过度集中的专家教研组,如果某一个学科语文教研组有10个,有8个是我们的教育家的话,可能我们要微观的考虑,它要树立一个统一的价值观,统一的服务和学校的文化有时候也是比较重要。生态和谐、不同角度多维的教研组是很重要的,包括我们细致到分班,年级的建设,如果教育家教好一个班,即便取得成果,也不是我们期待的,这个阶段、这个时代需要的教育家,为教育家搭建一个生态的、绿色的小的生态环境,让他看到不同的生态环境,让教育家和从业者认真研究我们的动向,研究我的教育供给,研究我的服务,这种微观环境的建设要深入到每个人的内心深处,也是我们期待每个教师和校长去做的。
  在我们绿色教育的生态当中,存在着老师和学生之间的情感态度价值观的传递,在老师和老师之间,校际之间存在着教育成果的继续和延续,这些流动和循环的规则就物化到我们的升学考试中,还有高中指标分配的比例,高考的改革和调整,培养目标的调整,这些话题也是我们教育界别中需要内化和调理的,让我们的教育过程中,这些问题能够理顺,最大限度的保护和调整老师的成长。你不可能把所有孩子都教成100,还指不同类型的教育从业者和教育家。所以我们感觉新常态下的教育家应该是脊梁骨的教育。
  区域教育发展和运行的新常态,说到底是首先是要成为有利于学生健康快乐,有尊严的绿色环境,我们今天的题目非常好,但是我还是要强调一句,首先它应该是有利于学生成长,这个价值观和纸上是一致的,不能说是分的,其次才是教育工作者和教育家的乐土,这是所有教育从业者作风。我们不合理的排放和浪费是老师和学生的生命,是多余的作业、无效的课堂,我们应该在这些方面去节能减排,减少碳排放。我们觉得这是基本的价值取向。
  落实在几个点上,建立符合教育方针的、基本服务框架下的升学、考试、评价体系,从这个角度去反思义务教育法和教育部对我们提出的就近入学的要求,可能是一种生态的基本规则和顶层要求,因为我们要按照党的教育方针,要按照基本的服务框架,提供国家保障的教育服务,就近入学最基本的道理,原来我们讨论就近入学和分层施教是不是有差异,就近入学带来的是生态学校和生态班级的建立,带来的是教育从业者、教育家面对普通的孩子进行教学,而不像以前把孩子分成几类,多快好省的进行教学,而且评价不再仅仅评价一个指标,算分评价的话可能真的未必是我们当前教育方针和教育服务框架所期待的,高考改革,我们超越它的基本操作环节的话,我们看价值取向是符合我们整个国家教育生态发展的环节。我们原来供给的教学产品就是6年小学、3年初中、3年高中,还有我们的教材、课时体系、老师的服务。新常态下我们需要不断的丰富我们的教育供给,教材之外是不是要丰富传统文化、红色经典、国学经典等等材料,仅仅读教材,是读王二小还是狼牙山五壮士其实意义不大,我们的教育成长是不是可以提出类似的4+2、4+3,而不是僵化的6年小学,学生是我们的消费者,他每天消费的作业、经历我们怎么去僵化,保障供给才能真正让学生有所得,未来的高考改革也呼唤我们高中课堂的设置,给学生更多的空间,需要我们在义务教育阶段就把孩子的意向提升到课堂,让孩子知道自己想干什么,这种组合还有学生的自主阅读空间,所以我们把这些大大小小的想法汇集到一起提供给学生,它的消费模式就变得真正的,区域教育中需要倡导这样的多样化的供给和消费。个性化的作业也是在这个价值观上的一点。
  形成师生共同成长的新资源和环境观。在当前的信息化背景下,老师所占有的内容相对来说比例会越来越下降,学生可能手持一个设备,可能老师每一句话都会在网上查找到,可能就需要提升我们老师和教育家传递给学生思想内容,这是我们对教育家的成长和期待谈一些基本的观点,不对的地方请各位多多批评指正。谢谢大家!

本文地址:/zxjy/53576.html

请遵守互联网相关规定,不要发布广告和违法内容

热门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