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

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

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教育部政府门户网站由教育部办公厅主办,是教育部机关实施信息公开、新闻宣传、在线互动的线上窗口,提供标准版、手机版、客户端等访问形式。

菜单导航
主页 > 中学教育 > 正文

高考录取匹配:平行志愿减少6%错配 出分报考减少18%错配

作者: 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 发布时间: 2019年10月09日 16:05:39

最近,在一篇精彩的知乎帖子里,经济学被戏谑的称为“最近二十年唯一的现实贡献是换肾”。这大概是只有专业人士才会会心一笑的梗,因为即使是经济学与换肾的关系也未必能被非经济学专业人士所熟悉。事实上,正是经济学中的“匹配”理论,为换肾问题提供了解决思路。解决这一问题的关键人物是纽约大学的罗斯(Alvin Roth)教授,他对以换肾问题为代表的市场设计和匹配理论的贡献使他荣膺2012年的诺贝尔经济学奖。

换肾这个例子也许离大多数人的生活比较遥远,但我们生活中可以遇到许多类似的问题。婚姻市场和学校招生制度也大量运用到了“匹配”理论。大学招生和换肾问题类似,同样是一个稀缺的资源(大学教育)分配。而出于教育公平的原因,“价高者得”在这里同样无法起到有效率的分配资源的作用。更复杂的是,这是一个典型的“一对多”的分配,每个大学可以录取多个学生,而非换肾中的“一对一”匹配。高考招生对中国人来说简直就是影响十几亿人的问题,每个参加高考的考生都会有填报志愿的机会,而最终高校和考生之间将根据考生的分数和志愿,基于某种录取规则形成最终的匹配。这里的录取规则,核心就是采用何种算法对考生和高校进行匹配。

在本世纪之前,我国高考一直采取的是顺序志愿的录取规则。这个规则非常简单明确,每个考生都会填报第一志愿、第二志愿、第三志愿等数个偏好的高校。每个高校则首先考虑将其列为第一志愿的考生,并按他们的高考分数从高到低依次录取;如果没有录满,则考虑将其列为第二志愿且还没有在第一志愿被录取的考生,并按他们的高考分数从高到低依次录取;依此类推第三甚至第四志愿。这一规则简单明确,但问题也是显而易见的:大学资源是稀缺资源,高校招生名额有限,大多数高校往往在第一志愿的考生里就招满了所有名额,不会再推及将其列为第二志愿的学生。这样,每个考生的第一志愿几乎决定了命运,一旦出现考生的第一志愿扎堆以及所谓的“大小年”的情况,很容易出现高分考生直接落榜的情况。例如,假设一个省共有100个清华北大的招生名额,但前101名考生都选择了清华或者北大的第一志愿,那么第101名的考生就会因此落空第一志愿,如果他的第二甚至第三志愿填报的高校在各自的第一志愿档已经录满(对于优秀的考生而言,第二第三志愿往往也可能是热门高校),他将面临无学可上的困境。因此,考生在填报志愿时往往采取策略性的操作,隐藏自己的真实偏好,最终将会形成数万考生间复杂的博弈,就会看到有很多高分考生上了一所完全不匹配他分数的一所学校,要么复读一年,要么就委曲求全,这样的人绝不是少数。其实,这种简单明了的顺序志愿规则不仅在我国的高考存在,同时也存在于很多其他的学校录取制度中,例如波士顿、夏洛特、西雅图等地的公立学校的入学制度也是如此,这种规则也被称为波士顿机制(Boston mechanism)。

盖尔与夏普利两位数学家提出了“延迟接受算法”(deferred-acceptance algorithm)的解决方案。主要思想是,在高校考虑将其列为第一志愿的考生并择优录取时,只是达成一个临时性的匹配;接下来,高校继续考虑将其列为第二志愿的考生,如果当中有考生要比第一轮中临时达成匹配的考生更优秀,他们将可以取而代之达成又一轮临时性的匹配;依此类推第三、第四以及接下来的志愿档次。也就是说,高校会多选几轮,而非机械地只选择将其视为第一志愿的学生。当把每一个志愿档次的学生都依次考虑完后形成的匹配才是最终的录取结果。顾名思义,这种规则之所以称之为延迟接受就是因为每一轮的匹配都是临时的而非最终的结果,到下一轮总会进行更新。直观看来,延迟接受算法相对于波士顿机制来说,注重保护高分考生,即使他们的第一志愿没有被满足,他们接下来也同样会在第二第三志愿中获得相对于低分考生的优势。理论上来说,延迟接受算法有着更深层次的意义,它具有防策略性,能让考生和学校都真实的透露自己的偏好,同时也能实现稳定匹配,也就是不会出现比自己低分的考生去了自己更想去的学校这样的情况,让最优秀的学生考上的学校配得上他的分数。当然,这个理论需要建立在一定的理想情况下,例如每个学生提交对每个学校的志愿顺序等等。因此,应用在现实生活中需要一定的修改。

本文地址:/zxjy/2368.html

请遵守互联网相关规定,不要发布广告和违法内容

相关文章
热门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