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

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

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教育部政府门户网站由教育部办公厅主办,是教育部机关实施信息公开、新闻宣传、在线互动的线上窗口,提供标准版、手机版、客户端等访问形式。

菜单导航
主页 > 政策解读 > 正文

专访刘元春:2022年经济预计增长5.5%,稳增长政策

作者: 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 发布时间: 2021年12月11日 07:44:52

  原标题:21解读|独家专访刘元春:2022年经济预计增长5.5%,稳增长政策需发力对冲需求不足和趋势转型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 周潇枭 北京报道

  12月8日至10日,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在北京举行。

  会议指出,2021年我国经济发展和疫情防控保持全球领先地位,国家战略科技力量加快壮大,产业链韧性得到提升,实现了“十四五”良好开局。与此同时,我国经济发展面临需求收缩、供给冲击、预期转弱三重压力。世纪疫情冲击下,百年变局加速演进,外部环境更趋复杂严峻和不确定。

  会议要求,明年经济工作要稳字当头、稳中求进,各地区各部门要担负起稳定宏观经济的责任,各方面要积极推出有利于经济稳定的政策,政策发力适当靠前。要继续做好“六稳”、“六保”工作特别是保就业保民生保市场主体,围绕保持经济运行在合理区间,加强和改善宏观调控,加大宏观政策跨周期调节力度,提高宏观调控的前瞻性针对性。

  前三季度我国经济同比增长9.8%,两年平均增长5.2%。市场预计,2021年全年我国有望实现8%左右的增速,超过预期目标,也将高于世界其他绝大部分主要经济体。但是,三季度经济增长4.9%,两年平均增速为4.9%。在散发疫情、大宗商品高位运行、汽车缺芯、房地产调控收紧等多重因素作用下,三季度经济增速呈现加快下行态势。

  我国经济韧性强,长期向好的基本面不会改变,但也面临不确定性和挑战。2022年我国经济形势如何?为何要强调“稳字当头”?宏观政策如何布局?要推进哪些重点工作?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带着这些问题采访了中国人民大学副校长刘元春。

  “稳”具有一定紧迫性

  《21世纪》:2022年经济增速如何?明年经济工作为何要要求“稳字当头”?

  刘元春:今年四季度经济增速预计为3.9%。明年经济预计增长5.5%,这是考虑了政策因素。

  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强调,2022年经济工作要稳字当头。对当前形势研判中,首次提到需求收缩、供给冲击、预期转弱三重压力,并且要求政策发力要适当靠前,表明当前“稳”具有一定的紧迫性,需要政策对症下药。

  当前不稳的因素比较多,中国经济面临一系列下行压力。稳的内涵是,经济运行在合理区间。我们测算的中国经济潜在增速目前在5.3%-5.7%的区间,较2019年增速中枢有所下行,因为疫情造成了供给损失。就业要稳是很重要的方面,2022年高校毕业生规模超过1000万人,考虑到高中、大学毕业生,以及延迟就业的人员,明年就业压力不小——经济增速在5.5%左右,新增就业数量超过1200万,能较好实现充分就业。经济平稳运行,也要求物价水平相对平稳。明年“六稳”“六保”的重点是,保持经济的持续复苏,尽快实现常态化运行。考虑到明年外需出现一些波动是大概率事件,加大扩内需力度,来对冲外部波动,是稳住经济基本盘的重点。此外,也需要稳定经济运行,为下一步结构调整创造较好的氛围。

  《21世纪》:有专家提到,1962年、1963年婴儿潮出生的人口将迎来退休,疫情使得我国自然失业率有所上升,这是否能缓解2022年就业压力?

  刘元春:有困难。在现有格局中,公职人员和国有企业就业人口比重较低,90%多就业来自民营企业,民营企业对退休年龄不那么敏感。稳就业保就业是稳字当头很重要的内涵,需要有足够的新增就业机会。

  政策工具应有所创新,降准降息都有可能

  《21世纪》:今年前三季度经济两年平均增速为5.2%,明年经济若增长5.5%,意味着经济增速要进一步上行?

  刘元春:2022年经济增速到5.5%,要求宏观政策重新再定位。

  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明确,积极财政政策要提升效能,更加注重精准、可持续。要实施新的减税降费政策,适度超前开展基础设施投资。2022年财政赤字率较今年(3.2%)可以有所提高。赤字率较今年有所提高,也考虑到明年专项债规模不宜过大,因为专项债对项目有盈利和现金流的要求,这样的项目数量越来越少,即便给予地方较多专项债额度,却缺乏与现行融资政策匹配的合规项目,使得投资扩张效应不及预期,今年就是这种情况。2022年推进保障房建设,可以考虑在政策工具上有所创新。建议赤字率有所提升,也是考虑到2022年卖地收入压力较大,需要以赤字适当弥补基金收入。

  稳健的货币政策要灵活适度,保持流动性合理充裕。货币政策的再定位,要确定M2和社融究竟跟什么指标挂钩,今年M2和社融相对名义GDP增速要低,货币政策操作上偏紧。当前货币政策还要考虑到高杠杆、高负债率、高还本付息的背景,要对流动性充裕的内容进行重新定义。另外,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提到,加大对实体经济融资支持力度,促进中小微企业融资增量、扩面、降价。当前经济增速面临下行压力,受此冲击最大的中小企业,需要有结构性的政策加以对冲。12月6日央行宣布降准就是货币政策再定位的过程,要考虑到疫情、高债务因素,货币政策要回归真正的稳健。2022年,若经济增长面临下行压力,降准降息都是有可能的。

本文地址:/zcjd/159461.html

请遵守互联网相关规定,不要发布广告和违法内容

热门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