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

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

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教育部政府门户网站由教育部办公厅主办,是教育部机关实施信息公开、新闻宣传、在线互动的线上窗口,提供标准版、手机版、客户端等访问形式。

菜单导航
主页 > 小学教育 > 正文

教育评论:小学六年级升学压力在前 减负能否真

作者: 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 发布时间: 2020年07月15日 18:33:50
  3月19日,被称为史上最严“减负令”的北京减轻中小学生课业负担的措施开始正式实施。这项措施是今年新学期开始北京市教委提出的,包括在义务教育阶段严格执行国家和北京市课程计划、严格控制学生在校学习时间、严格控制作业量、严格规范考试和评价工作、严格禁止违规补课、严格教辅用书管理、严格各类竞赛管理、严格落实工作要求八大方面。
  从上个世纪90年代开始,随着学生升学压力增大,平时课业负担增加,在教育部门的文件中出现了“减负”这个词。上至国家层面,下至各地各校,各种“减负令”不定期出现,但往往都是刚出台时管一会儿用,很快就会反弹,然后再发新的“减负令”。
  当然,北京这次的“减负令”与以往的比起来,更为具体,更易操作,并要求各区县制定工作细则,完善监督和检查办法。北京各个区县也都根据规定制定了详细的实施细则。此次“减负令”出台后,学生放学早了、作业少了。
  不过,家长对此次大张旗鼓的“减负”,并不抱太大的希望。在校时间短了,学生上课外辅导班的时间没有减少;学校作业少了,可是学生和家长的心理压力并没有减小。
  分析一下北京市及各地中小学生的负担从何而来,就能理解家长对“减负令”漠然的原因。
  学生的压力一方面来自知识的学习,另一方面来自升学的压力,尤其对小学生而言,压力源于混乱的“小学六年级”。
  目前,“小学六年级”在全国各大城市,越来越变成“人生大考”,受重视程度不亚于中考及高考。学生和家长面临巨大的压力,让本该快乐求学的小学生,过早地进入了赛道,并且这种竞争越来越提前,考试科目难度越来越大。在“小学六年级”畸形竞争中,数学和各类英语考试成为重要“武器”。
  在全国各地“小学六年级”乱战中,北京是重灾区。与上海、成都、南京、广州等大城市“小学六年级”竞争主要是进入民办中学不同,北京市小学生的竞争主要是公办名校。北京“小学六年级”渠道五花八门,据21世纪教育研究院的统计,全市各区总计有15种升学方式,除就近入学电脑派位以外,主要可以分为“拼爹”、“拼孩子”两大类。“拼爹”包含共建生、条子生、以学区房和择校费择校;“拼孩子”包含占坑、推优、特长等方式。
  混乱复杂的“小学六年级”政策让各种校外培训和数学竞赛在北京极为火热。其中,通过各种以数学、英语为主的培训班、占坑班,以获得进入热门中学的机会,是“小学六年级”拼孩子中最为普遍的渠道,其中数学已经成了小学升中学的一块含金量最高的敲门砖。大量小学生从一年级开始就在培训机构上数学班,参加各种竞赛,到了五六年级,很多小学生频繁参加热门学校的各种考试,以期被名牌学校提前看中“点招”。这些考试大多也是以数学、英语为主,有的考试是公开进行,但大多数则较为隐蔽,有的是以假期培训形式,有的是以夏令营形式。
  可以说,“小学六年级”政策和渠道的混乱,与花样繁多的培训班彼此呼应相互推动,让北京的“小学六年级”愈发颠狂。数学与“小学六年级”紧密挂钩,题目越来越难,知识点越来越深,学习进度越来越超前,有些知识已经涉及高中的内容。
  当然,对于“小学六年级”招生现象和“数学热”,教育主管部门没有听之任之。去年8月,北京“重拳”整治数学,市政府宣布四项措施,禁止数学成绩与升学挂钩。但是,就像以前几次叫停数学班一样,北京这次只是巨大“雷声”之后的短暂“雨点”,一些培训学校发出通知,表示暂停授课,不过都很快就恢复了。先前签订了协议书,郑重向社会承诺不直接或变相采取考试方式选拔学生的几所名牌学校,也自食其言,目前早已通过考试确定了“点招”的学生。
  政策的反反复复,让家长不得不对各种措施、禁令产生质疑。一些家长在分析了数学在北京近20年的历程后,得出结论:打压一回反弹会更剧烈。他们这样形容数学的起起落落:就像个球,打下去再弹起来,而且弹得更高。尤其在看到许多学校仍把数学成绩作为选拔小学生的重要参考,一些学生也因数学成绩突出而进入一些名校的实验班、竞赛班后,家长更是对“禁奥令”产生质疑。很多家长坚信,在以选拔为核心的价值主导下,“小学六年级”格局不变,学生的压力不会减少。
  如今,新一轮“减负令”的实行,只是向前推进了一小步,而实质性的还在于真正解决升学的压力,尤其是义务教育阶段,本不该出现选拔性竞争的“小学六年级”问题。

本文地址:/xiaoxue/90535.html

请遵守互联网相关规定,不要发布广告和违法内容

热门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