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

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

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教育部政府门户网站由教育部办公厅主办,是教育部机关实施信息公开、新闻宣传、在线互动的线上窗口,提供标准版、手机版、客户端等访问形式。

菜单导航
主页 > 小学教育 > 正文

小学生放学早家长接送难 三点半难题上了省政协

作者: 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 发布时间: 2020年04月23日 20:25:58

  下午三点半,小学生放学早、家长接送难,这道“三点半难题”,是很多家长心中的焦虑。

  为破解“三点半难题”,浙江一直在努力探索。2018年12月,我省率先在全国省级层面出台了《关于进一步规范小学放学后校内托管服务工作的实施意见》,更是力度空前。

  “我对接孩子放学这事的感受,从‘心酸’‘心累’到‘心安’。”海宁的学生家长樊海雄算起了“三笔账”——孩子安全账、家庭和谐账、经济支出账,他为校内托管服务点了大大的赞。

  政策有了,各地落地情况如何?如何提高服务质量、丰富活动内容?如何激发教师参与积极性?……过去三个多月时间,省政协教科卫体委赴多地深入调研。7月30日省政协举行的“加强小学放学后校内托管”民生协商论坛上,这些大家关心的问题,省政协委员和界别群众代表帮你问了。

  「对话」

  两位省领导和两位小学生

  “叔叔阿姨好!”在民生协商论坛发言席后排,探出了个小脑袋,稚嫩的声音吸引了在场所有人的目光。这个戴着红领巾、扎着马尾辫的小姑娘叫甘韵涵,是杭州西湖区保俶塔申花实验学校三年级小学生,也是此次参加论坛年龄最小的代表之一。

  对于“放学后校内托管”的话题,她的感受更为真切。“我参加了晚托班,特别喜欢制作3D眼镜的科学实验。老师教我们用纸板画成眼镜,剪下来,把3D镜片装上,然后带我们看电影,里面有立体感,很好玩……”

  甘韵涵小朋友的讲述,引起了到会听取意见的副省长成岳冲的关注,他接连问了几个问题。

  “你家离学校远么?”

  “不远。”

  “你一个人敢回去吗?”

  “我觉得可以。爸爸妈妈工作很忙,但又不放心,就上了晚托班。”

  “你们是一个班级、一个年级,还是多个年级在一起?”

  “一个年级。”

  ……

  甘韵涵小朋友落落大方的回答,赢得了现场一阵掌声。

  “好,下面请另一位小朋友来说说。”主持人省政协主席葛慧君说。

  “我是杭州西湖区三墩小学二年级学生,我听参加晚托班的同学说,可以学做实验、做游戏,还可以踢足球。我也很想上晚托班。”胡宇涵羡慕地说。

  “你最喜欢什么课?你怎么没有报晚托班呢?”葛慧君问。

  “我最喜欢打篮球。我妈妈是我们学校的老师,下了课我就待在她办公室,她今天也来了,就在这!”胡宇涵说着就指了指他的妈妈。

  小朋友可爱的话语把大家都逗乐了。两位小朋友的心里话,引发了与会人员的思考。

  托管服务需要各方共同关心

  4月以来,省政协部分委员和专家,先后赴杭州、嘉兴、绍兴、丽水等地开展“小学放学后校内托管服务”调研,听取各方意见建议。

  从调研来看,截至6月底,全省已有83个县(市、区)推开小学放学托管服务,有2428所小学实施托管,占全省非寄宿制小学(包括非寄宿制九年一贯学校)总数的74.09%。有的县(市、区)实现了所有小学校内托管服务全覆盖。但目前还存在工作推进不平衡、不同群体在认识上还有偏差、保障措施不到位、服务质量有待提高等问题。

  为了参加这次民生协商论坛,省政协委员陈洪春把桐庐的22所农村小学校长挨个联系了一遍,发现农村地区对“小学放学后校内托管服务”需求也非常大。省政协委员沈清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这个政策很人性化,各地各校托管服务时间普遍在2小时左右,托管时间与家长接送基本实现无缝对接。

  会上,省政协委员卢真金也一针见血地指出托管存在的个别现象,“政府和民办机构很主动,学校和教师还比较被动。主要体现在,校内托管服务的制度还不够完善,教师参与托管服务的积极性不够高。”

  “低年级教师是承担校内托管的‘主力军’,但他们大多是女性,参加轮班和照顾家庭之间存在较大矛盾。”省政协委员颜瑶卿说。

  界别群众代表纪驭亚也在调研中发现,有部分学校的教职员工平均每周参加学后托管三次,最多的每周五次,增加了教师负担。

  省政协教科卫体委的调研显示,各地教师参与托管服务工作量多少不一,普遍的是每位教师每周参加1-2次。多的如平阳、永嘉,平均每人每周达3.8次,负担较重。

  如何激发教师参与托管服务的积极性?省政协委员徐美珍建议,浙江可参照福建的做法,学校老师参与学后托管的工作津贴不纳入绩效工资总额,提高教师的待遇,充分调动教师的积极性。

本文地址:/xiaoxue/66081.html

请遵守互联网相关规定,不要发布广告和违法内容

热门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