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

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

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教育部政府门户网站由教育部办公厅主办,是教育部机关实施信息公开、新闻宣传、在线互动的线上窗口,提供标准版、手机版、客户端等访问形式。

菜单导航
主页 > 考研相关 > 正文

时评:“打批发”的研究生怎能不通胀贬值

作者: 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 发布时间: 2020年03月22日 22:23:02

  2012年,全国研究生计划招生规模为584416人,其中硕士生517200人,博士生67216人,十年间翻了一倍。2005年,考研人数首次突破百万,且就业率开始下降。2009年至2011年,硕士生的就业率不及本科生。有大学老师表示,从市场来看,供需之间存在一定矛盾。(7月15日中广网)

  又到一个“打批发”招生研究生的季节。每年这个节点,既是研究生们在高校扩招流水线上不断被生产出来的日子,也是学生们毕业找工作的高峰季。这个时节,看看寒窗苦读的耕耘有多少现实收获,盘点一下精英教育的研究生收入产出的性价比,不失为一种必要的现实思考。

  按理说,作为精英教育的重要环节,研究生教育培养出来的学生,不说一定是个个“才高八斗,学富五车”,至少在同水平线的就业比拼上,比普通本科生的竞争力略高一筹,似乎也该符合教育投入产出的常理。网上以前不就流传了一个段子,说是一位大学校长语重心长地对一位研究生导师说:考100分的学生你要对他好,将来他可以成为科学家和大师;考80分的学生你也要对他好,他将来可能和你做同事;考试不及格的学生也要对他好,今后给学校捐钱就指望这些人了;考试作弊的学生你更要对他好,他将来会从政当官的;还有,那些中途退学的同学,你千万不要阻拦他们,他们将来很可能会成为比尔盖茨或乔布斯。

  这个段子尽管啼笑皆非,但也充分说明了研究生颇为广阔的职业前景。不过现在,不要说广阔的职业前景,就连最基本的就业,研究生的竞争力也比不过本科生了。这很容易被人解读成,在就业市场上,研究生处于一种“高不成低不就”的尴尬地位。但事实上,精英教育扩招背后的“粗放式”繁荣,流水线生产导致的人才通胀,“多而滥”的研究生教育致使教学质量急剧下滑、声誉扫地,各类匆匆设立、办学条件并不成熟的教学点野蛮生长……这些,不仅导致研究生规模膨胀,更使得研究生本应具备的人力资本价值,在研究生教学及生源质量的下滑中,不可遏止地贬值。而这,似乎才是如今研究生们遭遇就业困境的根本。

  这些年来,我们一直在说“大学教育高中化,研究生教育本科化”。但如今的研究生教育,比本科教育耗费了更多的时间成本,但在教育成效上,却可能连社会实践教育都不如。在一些学校,由于研究生规模膨胀,一个导师甚至要带几十上百个研究生,导师制形同虚设。这种情况下,要做到一对一的认真指导,除非导师们打通了“任督二脉”,否则恐怕要么就只有在教育上敷衍学生,要么就只能高抬贵手,让学生们蜂拥着通往毕业的闸门。

  精英教育肆意扩招,结果往往就是“劣币驱逐良币”。生源质量下降,教学质量疲软,大量研究生招收点滥竽充数,学生们耗费了更多的时间与金钱,创造的人力资本价值却并不大,拿到手的通常只是一张“贬值的文凭”。而同样的时间,倘若用在社会实践上,创造的人力资本价值反而可能更大,这又说明了什么?

  当下的研究生教育的确已经不能再“躲进小楼成一统”了。如果本应充满个性与创造力的精英教育,也变成了批量化、模式化的生产线,扩招通胀、教学质量下滑的压力,就只能传导到研究生身上。反映到就业中,就是研究生的就业率甚至比不上本科生。

  曾经,为了回避就业竞争,大量学生蜂拥进入研究生教育领域;如今,再次面对就业门槛,研究生在竞争中居然一败涂地。想起曾有报道,说女研究生为规避就业风险,读研究生期间生起了孩子,愣是把研究生读成了研究“生”;还有权贵家长把读研究生讥讽为研究“死”。这未尝不是当下精英教育的另一种悲哀。

(责任编辑 陈奕璇)

本文地址:/kyxg/55803.html

请遵守互联网相关规定,不要发布广告和违法内容

热门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