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

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

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教育部政府门户网站由教育部办公厅主办,是教育部机关实施信息公开、新闻宣传、在线互动的线上窗口,提供标准版、手机版、客户端等访问形式。

菜单导航
主页 > 考研相关 > 正文

高学历农村研究生“迷失”:像个异类

作者: 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 发布时间: 2019年11月25日 22:03:39

  农村长大的苗卫芳把读书作为改变命运的唯一途径,但研究生毕业后,他不得不回家种田,老父因此而绝望服毒。在这个教育制度和个人性格诱发的悲剧背后,有对“知识”能否改变“命运”的质疑,有对底层学子“上升通道”是否畅通的担忧,亦有对“成功”与“成材”标准观念的警醒。

  苗卫芳在河北大学校园里显得有些突出。

  头发发白、脸上已爬了些皱纹的他和一群90后的学生一样,围在人工湖边读书;但一身灰蓝色的外套又脏又旧,手边装书的是一个买菜用的布袋,这让他看起来也不像是大学老师。

  事实上,苗卫芳是去年在这里毕业的近代史专业的研究生,今年41岁。10月12日,他因为一段视频短片,成了全国媒体的新闻点——研究生毕业回家种地,老父因此绝望服毒。

  十几天来,苗卫芳每天要接受全国两到三家媒体的采访,几乎每位记者,都会问他这样的问题,“你觉得知识可以改变命运吗?”

  “从我这个悲剧来看,不能。”但在苗卫芳看来,自己的人生又很难会有另外一种选择。

  “要成为一个文化人,父辈不是,自己要是”

  秋初的华北平原显得一片荒凉,庄稼地早已收割完毕,只有马上要落地的红叶给整个村庄带来了零星的生机。

  这里是苗卫芳的老家,河北省保定市阜平县城南庄柳树沟村。从市里到县城要300多里,之后要走一条不断盘旋的山路,直到太行山深处,才能找到这个不足百人的村庄。

  41年前,苗卫芳在这里出生。在这个革命老区,就算再穷困潦倒,家家户户也都挂着大幅崭新的毛主席像。

  当年,只有小学文化的苗风山和妻子靠种地糊口,供儿女三个上学,但只有小儿子苗卫芳念书好,小学毕业那年,在整个城南庄都名列前茅,考上了乡里的重点初中。

  好消息传得快,整个村的人都称赞,“老苗家出了个天才啊!”“这孩子太棒了”这把苗风山高兴坏了,那时,苗风山就把期望都落在儿子身上,“能学出来、考出来,出人头地”。

  从此,苗卫芳成了全家的重心。每年老两口靠种地、卖粮食有三四百块钱的收入,其中二百多块用于小儿子的学费和零花钱。每个月母亲都利用赶市集的空当去乡里看儿子,每次儿子回家,父母都把家里最好吃的给他带上,再额外塞几毛零用钱。小学以来,每年苗卫芳得的奖状,都被贴在家里最显眼的位置。

  但上了初二,数学开始难了,苗卫芳觉得特别吃力,几次考试都不及格,每个月他拿着成绩单到家,都挨一顿打。坏消息比好消息传得更快,村里人议论着,“这孩子不行了,不行了”每次吃饭,母亲也是叨叨个不停,“要用功啊!”

  不管苗卫芳怎么努力,理科成绩就是上不去,“我考不上大学了”,他小心翼翼地把这想法告诉了父亲,没想到苗风山什么也没说,默认了现实,“他那时候已经对我不抱期望了”。

  辍学以后,苗卫芳和村里大多数同龄孩子一样,到县城打工,成了“农民工”一族,搬砖、拉水泥可跟其他人不一样的是,他手里面总拿着本书来看,“没书看难受,睡不着觉”,不多久,苗卫芳觉得,或许有朝一日自己还能上大学。

  于是,他捡起高中的数学课本,没日没夜地看,早上四点起床看书,六点上工地,晚上八点下班之后,他回到工棚又躺在床上接着学。但直到27岁之前,他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还有机会完成大学梦。

  1997年,为了能赚更多的工钱,苗卫芳跟着乡亲到内蒙古呼和浩特,在那里,他第一次听说成人高考。苗卫芳觉得机会来了,他放下所有活儿,“脱产”复习了三个月,转年,顺利地考上了内蒙古呼和浩特市管理干部学院。

  整整两年,3000元的学费,苗卫芳只凑够了400块钱,为此,他到现在都没拿到毕业证。但苗卫芳还是心满意足,“这下,我就能找个跟知识有关系的工作了。”毕业后,他回河北老家,在县里的中学做代课老师。

  代课老师每个月工资只有240元,还不如当农民工赚得多,但他干得起劲儿,“要成为一个文化人,父辈不是,自己要是。”苗卫芳觉得,这是改变自己命运的起点。

  “私立学校老师和农民工没有本质区别”

  当代课老师,从生活上来看,苗卫芳的生活只是从集体工棚搬到了集体宿舍,但他的心态却有很大变化,“你知道的,教师这个职业可是神圣而高尚的”,在他的观念里,从以前到现在,教师都是受人尊敬的职业。

  可很快,现实打消了苗卫芳的憧憬。

本文地址:/kyxg/35024.html

请遵守互联网相关规定,不要发布广告和违法内容

热门标签